“亡人节”:柬埔寨首都不再喧嚣

  中新网金边10月11日电 题:“亡人节”:柬埔寨首都不再喧嚣

  记者 黄耀辉

  10日仍是柬埔寨“亡人节”的长假期,首都金边的喧嚣消失在“空城”的寂静中。从中国台州来柬从事高层建筑外墙智能升降平台工程的老程告诉记者,空城不怕,就怕找不到饭店开门吃饭。

中新社记者 黄耀辉 摄" src="" title="柬王国政府要求境内企业允许员工放假3天,并提前在“亡人节”前给工人发薪。图为金边西哈努克大道,许多商家大门紧闭。中新社记者 黄耀辉 摄" /> 柬王国政府要求境内企业允许员工放假3天,并提前在“亡人节”前给工人发薪,
www.3090.com。图为金边西哈努克大道,许多商家大门紧闭。中新社记者 黄耀辉 摄

  老程2016年初到柬埔寨的,称金边就是一个大工地,发展空间很大,目前公司有两国工人各占半数近300多人。程老板说,就怕柬埔寨人过节,一过节工地连厨娘都走了,如今金边“外国人”开的酒店也放假,称自己这些“外国人”吃饭都成了问题。

  柬埔寨的“亡人节”,如中国的“清明节”,是柬埔寨传统盛大节日之一,每年佛历10月1日至15日为期15天在家祭祖、听僧侣诵经,其中,1日至13日,由各人在家祭祀,是亚洲国家最长的假期。

  与中国春运相比,柬埔寨的“亡人节”亦是家人团聚的盛会。有钱没钱,回乡过节,聚集金边近百万务工的当地人纷纷携家人返乡,金边的喧嚣、大街小巷车流为患的场面全无,首都瞬间变得寂静。

图为金边莫妮旺大道一家新开的车行大门紧闭。中新社记者 黄耀辉 摄 图为金边莫妮旺大道一家新开的车行大门紧闭。中新社记者 黄耀辉 摄

  3日是亡人节第9天,洪森夫妇参加了当地“亡人节”佛教仪式,祭拜佛祖、聆听诵经、向僧侣布施,在寺庙内放生小鸟,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为减轻回乡过节人的负担,10月6日至11日王国政府出动215辆公交车免费送超百万国人从金边返乡祭祖,并要求境内企业为员工放假3天,提前在“亡人节”前给员工发薪,每位公务员,获政府5万瑞尔的过节补助。

  金边市政府发言人明美彼克黛表示,免费乘车是洪森首相给国人送的“大礼”,返乡人在1、2、3、4、5、6、7和8号公路定点地乘车返乡,而金边市区8日到10日免费乘坐政府提供的95辆公交车出行。

  当地媒体人告诉记者,当地老华人早融入柬埔寨习俗了,除了过中国节外,驻在国的节日一样也不落下,习惯了关门休息。

  2016年底,记者亲历了柬埔寨“亡人节”长假里的尴尬,无论中柬餐馆都在闭门休假,好称24小的营业“面包店”,大都关门“打烊”,长假从商场买“冻水饺”在酒店“过节”。

图为金边西哈努克大道,许多商家大门紧闭。中新社记者 黄耀辉 摄 图为金边西哈努克大道,许多商家大门紧闭。中新社记者 黄耀辉 摄

  金边莫妮旺大道与毛泽东大道交界处的“得月楼”,是金边一家湘菜馆老店。该酒店总经理欧阳告诉记者,“寨子”过节是全城放假,“外国人”吃饭都成问题。

  “亡人节”,首都不再喧嚣。欧阳说,“亡人节”前,生意非常火,中柬客人络绎不绝,长假期里酒店就剩“外国同胞”了。(完)

黄药师最小的徒弟,妻子比自己大5岁,重孙女出场惊艳了整个江湖

黄药师排行最小的徒弟,妻子比自己要年长5岁,www.955977.com,他们的重孙女一出场就惊艳了整个江湖。这个人物到底是谁呢?

熟悉金庸武侠的朋友,只看这个标题应该不难猜出来,这个人就是神雕侠侣的主角杨过。

我们先说黄药师与杨过的关系。

这个话题,笔者曾不止一次提到过。杨过和黄药师是师徒关系,只是碍于小龙女的关系,两个人的师徒名分,也一直没有公开。他们当时有一个约定,算是君子之约。两个人只有在遇到李莫愁的时候,才以师徒相称呼。两个智商挺高的人,武功又那么高,且又是这样看起来偏幼稚的一个约定,有点搞笑了。

但是,无论怎么样,他们师父这一层关系是抛不掉的。

杨过的妻子是小龙女,咱们再一起来看一看杨过和小龙女这两个人,年龄上的差距。为什么说他们俩相差5岁呢?

标签 杨过 江湖 惊艳 小龙女 重孙女

法媒:研究发现人类可以识别5000张面孔

参考消息网10月11日报道 法媒称,科学家10日在一项全新的研究论文中指出,人类竟然可以分辨出5000张人脸,包括从亲朋好友到地铁上的陌生人,02888福禄寿论坛,再到24小时新闻循环报道中的公众人物。

据法新社10月9日报道,在历史上的大多数时间里,人类都生活在100人左右的小型群体中,但这种模式在近几个世纪里发生了巨大变化。

英国约克大学科学家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人类的人脸识别能力使人们能够对自己每天在繁忙的社交环境中、智能手机里和电视屏幕上遇到的数千张面孔进行处理。

约克大学心理学系的罗布·詹金斯对法新社记者说:“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习惯于通过面孔辨认朋友、同事、名人和其他许多人。但还没有人确认过人们究竟认识多少张面孔。”

报道称,这项研究发表在英国《皇家学会生物学分会学报》上。为了进行该研究,詹金斯和他的团队要求参与者们尽可能多地记下他们能够想起的生活中的人的面孔。接着这些志愿者被要求尽可能多地记下自己能认出但在生活中并不认识的人的面孔。

研究人员还向参与者展示了数千张名人的照片——每个名人有两张照片以确保一致性——并询问他们认出了其中的哪些名人。